前瞻:元宇宙的市场前景及政府监管

来源:中国消费者协会 作者:张德志 人气: 发布时间:2022-04-19
摘要:游戏、商务解决方案、广告+数字经济的新大陆 兼论元宇宙的市场前景及政府监管 2021年,随着扎克伯格将其公司Facebook更名为Meta,表示要成为一家元宇宙公司后,元宇宙一词瞬间成为互联网数字经济领域乃至整个经济领域的热词。目前社会上与元宇宙有关的概念、
游戏、商务解决方案、广告+数字经济的新大陆
——兼论元宇宙的市场前景及政府监管
 
  2021年,随着扎克伯格将其公司Facebook更名为Meta,表示要成为一家元宇宙公司后,“元宇宙”一词瞬间成为互联网数字经济领域乃至整个经济领域的热词。目前社会上与元宇宙有关的概念、培训、书籍、专家如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好像嘴边不挂个元宇宙就落后于时代了。有人戏言,现在还有啥不是元宇宙吗?
 
  元宇宙到底是什么?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笔者就元宇宙一词的由来、技术环境、硬件(VR、AR、仿真感应器等)、软件、NFT交易及代币政策、商业模式(盈利点)、元宇宙平台,元宇宙中的游戏和广告,元宇宙中税收、市场主体管理、知识产权确认及保护、意识形态和伦理,元宇宙中的法律适用问题,元宇宙的市场前景,元宇宙的国际监管和中国政府对元宇宙的监督政策等进行粗浅的分析或者预判。
 
  一、元宇宙一词的由来及前景
 
  元宇宙一词源于1992年美国科幻作家尼尔·史蒂芬森的科幻小说《雪崩(SnowCrash)》,尼尔·史蒂芬森在这部作品中提到了Metaverse这个概念。Meta在希腊语中表示超越,verse就是universe,两词合称为Metaverse,这就是元宇宙单词的最初呈现。对于元宇宙的场景描述,在影视作品中相对应的有2018年上映的《头号玩家》。此外,美剧《上载新生》中展现的剧情被认为是最接近于终极形态的元宇宙,即并不是与真实世界并行的虚拟世界,而是能与真实世界相融、互通、互动的交叉存在。
 
  Metaverse为什么译为中文的“元宇宙”?关于宇宙二字的翻译尚好理解,而“元”字有人认为是出自《易经》中“元亨利贞”的“元”,一元初始,万象更新。Meta被译为元,早在社会学和统计学的概念中就有之,Meta-analysis,即元分析(荟萃分析)。在此,笔者认为现在从元宇宙外延的无限性而言,“元”可以做任意的理解和想象,探究其本义意义不大,你可以认为他就是一个黑洞或者暗物质一样的神秘存在。有人认为,钱学森对“灵境”一词的表述更能被中国人所认同。“灵境”一词在国人心中不由得会与“灵异鬼神”联系在一起,让人浮想联翩,不过,这词在北京八宝山人民公墓的牌坊上也可以看到,所以也让人感到背后发凉、头皮发瘆。倘若将“Meta”译成“太虚幻境”,又会让人感觉多少有些戏谑、不正经的成分,权衡左右,所以还是叫元宇宙吧。
 
  目前对于元宇宙热捧的不少,尤其是那些做NFT、区块链、云计算、VR眼镜等产品的商家,当然也有质疑的声音存在。如网络上盛传刘慈欣说元宇宙将把人类带入歧途,网络上又说刘慈欣本人否认他说过这样的话,最后是林林总总的表述,信息的真伪令人很难辨析。究竟元宇宙未来将诞生出什么似乎已经不重要,围绕元宇宙产生的故事却变成了主角,哪怕是罗生门。就当前整体而言,无论是学术、工商、法律等社会各个领域,都对元宇宙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甚至表现出强烈的期许,大家普遍认为,这将是一个新的“风口”。于是很多人抱着这样的想法:没有接受互联网的人已经被社会淘汰,没有拥抱移动互联网的人已经落后,在WEB3.0时代,如果跟不上元宇宙的步伐,那就不会有未来。元宇宙带来的现实迫切性与未来的无限可能性,也引起了部分行业协会的关注。例如,中国民营科技实业家协会成立了元宇宙工作委员会、中国广告协会也成立了元宇宙工作委员会。
 
  二、元宇宙的现实应用与愿景
 
  对于元宇宙的描绘,有人认为它就是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MMORPG)的升级版,这样的游戏20年前就有,当然这种认识较片面。还有人用SecondLife和《动物森友会》这样的游戏进行说明,特别是虚拟与现实的共生与互动,如在《动物森友会》中拜登的支持者甚至成立了拜登党,在虚拟世界中为现实社会中的拜登拉选票。
 
  基于VR眼镜、传感器等硬件设备介入的游戏,可以被认为是人类进入元宇宙时代的最后一个台阶,也是最关键的一个台阶。所以有分析指出,扎克伯格布局元宇宙,第一阶段就是通过以VR眼镜为硬件的游戏起步(目前已经实现);第二阶段是商务解决方案,如扎克伯格在公司更名新闻发布会时所展示的仿真会议场景;第三阶段是在元宇宙世界里对现实广告市场的争夺。对于元宇宙的应用,游戏、商务解决方案、广告、社交等可能也只是其中一部分,此后将会有更神秘的数字经济的新大陆浮出水面。
 
  基于元宇宙的永恒概念、全时空、唯一性等特点,可以创造出更多与现实相结合的产品。如有年轻人买不起现实中的婚房,可以先在元宇宙中购买虚拟的房屋,并在其中进行装修装饰,等之后在现实中他们有了购买能力,就可以迅速将在元宇宙中的设计落实到实处。在元宇宙中,虚拟人间的交友、婚恋等带来的沉浸与满足感,与传统的网络体验完全不同,如果利用高度敏感的传感器等硬件设备,将会是头脑中的“感觉”延伸到肉体和物质的概念,最终实现可以“做梦娶媳妇”“想啥来啥”的理想状态。
 
  目前,关于元宇宙的应用,只是其初级的版本,主要集中在教学、文博、培训、演出、游戏、娱乐等领域中,很多只是VR、AR、MR、XR的版本(有部分标榜元宇宙的应用甚至连其中一种都没有做到)。在笔者所设想的纯粹的元宇宙的产品和应用场景中,一个没有行动能力的植物人,可以通过脑机接口将意识上传到元宇宙中成为一个不死且有思考能力的虚拟人,这个虚拟人将是天使或钟馗一样的存在,用上帝之眼照顾着在现实社会中的真身,这个虚拟人可以决定真身消费什么、购买什么样的医疗服务。当真身的继承人想对其做安乐死时,虚拟人会进行有力地抵制反对,因为这其实是现实中的真身对自己命运的本意安排。当奇迹发生,疾病可以被治愈并且意识重新下载至真身肉体时,现实生活中的真身本人即可又恢复了行动、记忆和思考的能力......这样的场景对于有财产、行动能力丧失或身患绝症的人,有继承人但没有人愿意照顾自己的老人,等于是在虚拟的世界里“养儿为自己防老”。当然也有人会认为,元宇宙是对现实世界的数字化、虚拟化,而笔者上述的应用场景则更接近于意识上传。
 
  在元宇宙中,虚拟的我可以用进度条、查找等功能找到我人生的每一个片段,回放和我生活相关的场景。如果是一个五音不全的男生,可以通过技术手段,为心爱的姑娘举办一场网上的音乐会,他自己就是一个明星,这场音乐会还可以卖票,卖票所得还可以转化为现实的购买力,为心爱的姑娘在现实社会买999朵玫瑰。当然,也可以像“王多鱼”那样,在“西虹市”放一场绚烂的烟花,让所有元宇宙中的居民观看,提出“是哪一个姑娘这么幸福”的疑问,而这样的场景,是个体人在现实生活中几乎不能实现的。理解元宇宙,需要理解为什么孩子、成年人都可能会喜欢接受网络游戏,这种理解不应该带有贬义或者道德的评判。
 
  前面提到的美剧《上载新生》,目前则可以被认为属于最接近于终极元宇宙的呈现,剧情讲的是男主人公遇到车祸后,在抢救期间通过脑机接口下载了他大脑中所有的记忆和思考的能力,将其上传到了元宇宙中的平行虚拟世界,但是虚拟世界也有管理员,在虚拟世界中生活,需要男主人公在现实社会中的女朋友为他付费后才能购买服务和商品。在虚拟世界当中,人们所能够享受到的服务和商品,包括住房、娱乐、饮食的品质等,也都是与费用的支付直接挂钩。需要注意的是,有观点认为《上载新生》中,上载意识的概念不属于元宇宙的重点,作品中对于虚拟世界的描述及其真实性的表现才是元宇宙的目标。
 
  三、元宇宙的特征和基础条件要求
 
  有观点认为,元宇宙有八个特征分别是:身份、社交、沉浸感、随时性、延迟性、多元化、经济性、文明性。我们所指的身份是指玩家拥有属于自己独特的身份,可以通过虚拟形象进行自我表达;社交是指玩家通过虚拟的数字身份形象穿梭于不同的游戏世界中,与熟人或网友进行社交;沉浸感是指玩家可以通过VR设备提升沉浸感;随时性是指玩家可以跨终端操作,通过手机、PC、主机等方式进入;低延迟是指通过云平台来降低各地服务器之间的延迟;多元化是指丰富的UGC游戏内容带来多元化体验;最后的经济性是指玩家可使用平台内虚拟货币自由交易、虚拟货币与现实货币是可兑换的;文明性则是指当用户数、使用时长与内容丰富度达到一定规模,虚拟世界平台有望形成稳定繁荣的内容生态。
 
  关于元宇宙对网络环境要求,可以理解为组成强大的无处不在的网络环境必要条件,在软件方面,主要包括区块链技术、云计算、云存储、配套的设计软件;在硬件方面,则包括VR眼镜、手柄传感器、VR手套、触感背心、定位传感器,甚至嗅觉、味觉传感器等外部设备。对于实现元宇宙愿景的条件,有人戏称那可能要在8G时代以后,从目前技术发展看,我们至少不能失去信心。从功能手机到智能手机,到移动互联的时代,也只有短短的几年时间。或者说,我们多数人不能整体地感受到元宇宙基础条件的成熟带来的生活改变,但至少可以实现部分的感知。比如VR眼镜如果能从500多克降到200多克,那我们看视频时头颈部的疲劳感就可以大大减少,可以延长舒适使用的时长。人类的科技可能就是在伟大的发明和创举中,转化到每个人身上,有些发明可能是有限而普通的,但是又实实在在地影响我们的生活,如当年为解决宇航员在太空小便问题的尿不湿,现在不仅服务于婴儿,还让失能人群受益。
 
  关于元宇宙经济系统,按照玩家可使用平台内虚拟货币自由交易,虚拟货币与现实货币是可兑换的说法,如比特币(我国政府不承认其合法性),或者其他NFT类产品均可以发挥这样的作用。
 
  四、元宇宙的商业布局和市场前景
 
  目前规模较大的元宇宙平台主要有三家,分别是Sandbox、Decentraland和Roblox,其中Roblox在2021年初上市,上市后股票即迅速上涨,目前上涨十倍,现在市值已高达400多亿美元。据悉林俊杰已经花了123000美元在虚拟世界平台Decentraland购买了房产。微软CEO动用了600多亿美元(占微软现金流部分的1/2)收购动视暴雪公司,此举也显示了微软加入元宇宙的决心,但也有人认为这是微软在布局XGP。
 
  Meta元宇宙布局则是要构建一个庞大的系统,从操作系统、平台、游戏、产品等构成一个完整的生态链。在配套的工具方面,英伟达公司推出了专为元宇宙设计的相应场景工作平台,假如在这样的设计平台上,你对着一块虚拟的玻璃扔出一块虚拟的石头,就出现了石头砸碎玻璃的VR画面,而且有碎渣四溅的真实效果,当然这只是其中的小儿科功能。阿迪达斯等各类企业已经开始用NFT+实物的方式开展经营。美国说唱歌手特拉维斯·斯科特就曾在《堡垒之夜》这款游戏里举办了一场演唱会,引来了1230万名玩家观看。
 
  在硬件方面,2014年Facebook(现Meta)收购了Oculus(目前消费级的产品4000元人民币即可买到),2021年Oculus销售量达到1000万台以上,这是互联网时代数字化产品进入大众生活的基准数量。Meta表示要在五年内完成向一家元宇宙公司的转变,届时其将成为一家超级的平台,其影响力及商业前景将是无限的。Meta旗下还拥有温控器类的企业。正如IOS系统不仅给苹果带来了丰富利润,还有竞争上的护城河及超级客户粘性的作用。在此强调下,有关Meta2021财年出现100多亿美元的亏损是误传,Meta2021财年营收1179.29亿美元,与2020财年的859.65亿美元相比增长37%。亏损的是旗下的元宇宙部门Meta的现实实验室RealityLabs,读者也可以理解为是一种研发投入。
 
  微软在MR眼镜方面推出有HoloLens,2018年,微软收到一份价值4.8亿美元的合同,为美国陆军提供集成视觉增强系统(IVAS)的原型。此外,中国台湾地区的HTC也是VR眼镜的重要品牌。中国大陆地区也有像字节跳动、腾讯等企业走在各大互联网企业前列。字节跳动在2021年8月花费近70亿人民币收购了Pico,这家企业是一家制作VR眼镜的企业。阿里旗下的南华早报已经开始在NFT方面进行拓展,腾讯也开始对澳大利亚的NFT相关公司进行投资。
 
  游戏、商务解决方案和广告在元宇宙的初期将是企业的主要盈利点,尤其是通过游戏可以创收毋需多议。在商务解决方案方面,阿里巴巴寄希望于通过元宇宙为实体商铺引流。从商业用户角度出发,在元宇宙中组织会议,可以解决人与人之间的交流,现场开会的人表情及行为语言、座次排序等问题,实现这些所传递出的信息量及信息价值,这是目前的二维视频会议室所不能实现的。同时,可以通过商务解决方案,售出商业级产品、培养大量潜在的能够接受元宇宙虚拟现实的客户,从生产角度拓展相关业务。
 
  关于广告,应是元宇宙的商家必争之地。在元宇宙的世界中,不会缺少广告,如《头号玩家》中看到,虽然是虚拟的世界,但依然会有很多现实世界中门店或者商品的广告牌。在元宇宙里,企业还可以进行经营开发,布置自己的商业场景,购买街上的广告位,可以在元宇宙家庭的电视里播自己的广告。在元宇宙应用场景中,你从北京到上海坐飞机或者高铁的时间可以压缩成一瞬间,但是在上海街道的某些路段,你必须一步步地走过,接受熙熙攘攘的人流,你也有可能碰到元宇宙世界中的朋友。元宇宙平台让你走必须走过的路,是为了让你“不经意地”看到路边建筑上的大型广告屏,而那上面的内容,就是经过算法完成对你的人物数据画像后,为你专门设计播出的广告。
 
  中国大陆一年的广告费用为一万亿元人民币左右,目前互联网广告和电视广告占五千亿元人民币以上,在未来元宇宙的世界里,究竟可以分走多少存量或者新增多少流量还不得而知,但是我们可以预见到,随着元宇宙版图的无限扩大,虚拟人数增多,在元宇宙里投放广告的企业会越来越多。在这一点上,也可以看到中国广告协会专门成立元宇宙委员会的前瞻性。
 
  当下,关于元宇宙的新概念,除游戏以外什么是赚钱的风口?无外乎NFT、元宇宙的培训和文博会展领域的服务等。以国内的NFT产品来看,卖图片、视频、实物组合等种类繁多,甚至新华社已经卖了1万份NFT数字化新闻产品。涉及元宇宙相关内容的各种层次的培训五花八门,如中国传媒大学所属学院推出的元宇宙4天班32课时学费就达9800/人/期。只要与元宇宙挂边的特色培训班几千元一期更是屡见不鲜,其中有讲原理的、有讲市场开拓的、有讲软件开发的等等。从文博会展领域的服务以及从业者的关注点来看,打造网上博物馆几乎成了元宇宙宣传的标配。
 
  五、中国元宇宙的市场前景和政府监管
 
  元宇宙具有广阔的前景,目前仍在起步阶段,除了硬件、软件、使用协议等有待发展完善以外,元宇宙产品可以跨越国界等因素、在产品和交易的合法性、代币的认可等方面都存在争议,如中国政府就不承认比特币的合法性。在元宇宙的世界里,即使是一国公民,在本国注册的元宇宙平台上进行经济社会行为,也会产生平台经营所涉及的信息存储、管理、使用的合法性等问题。从中国现行的法律看,元宇宙将会涉及刑法、民法、治安处罚法、涉外关系法、网络安全法、人民银行法、商业银行法、商标法、著作权法、数据安全法、公司法、个人所得税法、个人信息保护法、执业医师法、劳动法、拍卖法、反垄断法、反不正当竞争法、广告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诸多法律法规。
 
  如果一个元宇宙达到了平行于现实世界的水平,那么这些法律规定如何在元宇宙的世界中适用?如果元宇宙与真实社会实现了对接,实现了共生与互动,那么我们现行的法律体系如何健全完善?元宇宙中的遗产,现实社会中的人是否可以继承?现实社会人留下的遗嘱,要完成其遗产转入元宇宙由其虚拟人继续使用,这个虚拟人是否适格?
 
  元宇宙的世界也将存在意识形态与伦理等问题,而其去中心化是一个伪命题,元宇宙平台面对监管,是否也要进行必要的删除?平台和超级管理员的存在就是再中心化。而外汇政策和对本国货币的管制等,更是国家意志的体现。所谓去中心化,面对破坏服务器和断电等最简单粗暴的物理动作,也只能算是有限的去中心化而已。
 
  中国作为数字经济大国,在元宇宙的发展过程中,众多企业已经进入。可以预见,从硬件角度看,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硬件的发言权仍会掌握在欧美国家,特别是美国的手中,同样软件方面也不乐观,中国企业目前依然在消费应用的层面上,实现不了对工业应用的突破。在平台的操作系统上,如果不能摆脱手机领域依赖苹果公司的IOS系统和谷歌公司安卓系统的现状,中国的元宇宙也将只能依附于国际平台主导的元宇宙世界中,那些现实世界卡我们脖子的问题,在元宇宙的世界里,我们也同样难以回避。
 
  对于元宇宙的政府监管,由于其全球化的特点,这是我们传统的监管法律、技术条件、人才储备等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都难以适应的,所以乐观地看,在元宇宙的早期,因为其影响力小,交易少等原因政府对其发展可能带有观望、了解的因素,能够体现出一定的包容审慎。而当元宇宙发展到一定阶段,其在游戏、商务解决方案、广告等层面达到一定影响力,开始涉足数字经济的新大陆后,政府的监管应是严厉而稳健的。并且不排除对一些敏感领域采取“双减”性质的“拔草”式雷霆手段。
 
  如果把元宇宙监管比喻成对枪支的管理,各国对民间持枪的态度差异巨大。对于国际元宇宙平台在中国境内的发展,可以参考目前我国政府对谷歌的态度。中国自主的元宇宙平台,最后可能会演变为一个独立的带有中国特色、能够保证政府进行相对有效监管的元宇宙。再如NFT是元宇宙中经济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NFT在国际上可以作为代币,在中国即限缩为只能是数字化藏品,而且转赠、拍卖目前都受到严格的规制,目的是防止其具有货币属性。
 
  如果中国元宇宙平台与境外元宇宙平台实现互通互联,需要的可能不仅仅是几个类似HTTP这样的协议,而是要面对如现实世界中的海关、护照、外汇兑换、对于犯罪分子的引渡等等一系列问题。而这样的问题,在现实世界中至今也是纷争不断。对于中国的企业而言,如果进入元宇宙市场,立足国内就要依照中国的国情与法律,发展中国版的元宇宙。如果希望占有中国以外的市场,将中国版的元宇宙推向世界,就要搞TikTok类型的国际版。对于引进国外平台的元宇宙在中国发展,则需要认真考虑因社会文化、法律、不同群体等原因带来的本土化问题。
 
  在对元宇宙的监管方面,国内可以涉及的部门至少有网信办、国家发改委、人民银行、工信部、文旅部、公安部、国安部、教育部、市场监管总局、税务总局等有关部门,如果在政策上发力,扶持的政策可以有,但效果尚需检验。在元宇宙领域现在不清楚“红绿灯”的具体要求下,在中国市场,元宇宙企业对政策的把握理解不应仅仅停留在执行落实上,更多的应是加强研究预判,在业务的开拓上必须留出足够的缓冲地带,同时,经营者更要有“黄灯”意识。
 
  在现阶段,游戏、商务解决方案和基于社交、数字孪生等技术的广告等领域,依然可以从传统监管方式和力度看到趋势,整体上还是处于可以安全运作的空间,所遵循的也是现有的法律法规和政策。而一些借助VR、AR技术的文博会展等领域,基本上不受监管的影响,但是这些领域也只能算是元宇宙泛化后的边缘产品。
 
  在中短期内(至少五年),广告应是元宇宙中的最主要增长点,而元宇宙的特点使得元宇宙中广告的监督管理,从法律强制性规定到道德导向的规制,都需要适应多层次、多维度、多角度的需要。在国家法律和强制性标准难以一步到位的情况下,行业的自律就变得必要而迫切,正是基于这样的市场环境,如何有效发挥行业组织的作用,将给中国广告协会及其元宇宙委员会这样的组织足够的发挥展示空间。
 
  在元宇宙的社会监督方面,如何加强游戏和广告所涉及的消费者权益保护工作,也成为了摆在中国消费者协会这样具有法定保护消费者权益职责的公益性社会组织面前的重要问题。中国广告协会和中国消费者协会等相关社会组织在元宇宙领域共同培育、规范和发展市场,共同以消费者权益为立足点开展工作,也具有较广阔的前景。在中国的元宇宙领域,“政府监管、企业自治、行业自律、社会监督”的社会共治体系应与元宇宙的发展同步。用一句流行语,他们必将是“时空伴随者”!

声明:凡资讯来源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站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文章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立即与中国公平竞争网(www.zggpjz.com)联系,本网站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邮箱:zggpjz@163.com

责任编辑:杨帆

上一篇:对话戚聿东:完善线上市场监管体

下一篇:没有了

首页 | 新闻 | 法治 | 经济 | 维权 | 评论 | 舆情 | 地方 | 信用 | 学术

网站简介  版权声明  精英加盟  业务范围  广告服务

驻京地址:北京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科创十四街99号 投稿邮箱:zggpjz@163.com

公平竞争网法律顾问:湖南揽胜律师事务所 刘银龙  电话:13873142836     潘 晨  电话:15116465128     

  湘ICP备19001651号-2       湘公网安备 43011102001697号

               

Copyright © 2017-2020 公平竞争网 版权所有     

   

  • 竞争法访谈

    /video/qiyefangtan/20211119/6635.html

    视频:聚焦金砖国家国际竞争大会